我和丈夫兩地分居很多年了,他在南方一家公司做老總,我在濟南成了留守女士,我們還沒有孩子,除了上班我便無事可做,一個人的日子很是寂寞,白天還好打發,到了晚上一個人守著大大的房子,很是冷清。

我工作不是很忙,每個月都要抽出時間去看他,住上兩天再回來。雖然相距的日子短暫,但我們彼此還是很期待見面的。老公也回家看我,只是他比較忙,不像我這麼有時間,可以頻繁的往返於兩個城市。

那次,看望老公回來夜已經很深了。我出站後,心裡有些落寞,雖然習慣了分離,但一想到孤身一人回到冷清的家很是惆悵,我一個人默默地走著。這時,有輛車停在我的身邊,車窗搖下後,露出一張英俊的臉,問:「您好,打擾一下,請問XX賓館怎麼走?」我很耐心的告訴他怎麼走。他道謝後,開車走了。

我仍然一個人走著,車在前面又停了下來,我走過來時,那張英俊的臉已伸出來了,我以為他還沒聽清怎麼走,正準備再給他說一遍,還沒等我開口,他先問了:「您到哪去?天太晚了,我可以捎你一段。」我懷疑的看著他,他也許猜出我的擔心,掏出身份證遞給我,笑著說:「放心,我不是壞人,這你先拿著。」不知怎的,我真的接過身份證看了看,上面寫著韋辰(化名),1968年6月6日出生。他笑著看著我:「貨真價實,上車吧。」

我雖然擔心,但還是鬼使神差的上了車。上車後,我警覺的看了看車上,車上沒有別人,很乾淨,還有香水的味道,不像一個男人的車。他問我去哪兒,我告訴了他,他一邊開車一邊說,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。

我笑了,「好人的標籤還貼在臉上嗎?」「當然。還有,你那麼祥細說給我路怎麼走,很熱心也很耐心,也許你覺得沒什麼,但作為一個外地人來說,心裡感覺挺溫暖的。一想,正好捎你一段,也算回報吧。」我剛才落寞的心境傾刻間消失了,感覺好了起來。

我問:「你不是本地人吧?」「是啊,我是打工仔。」「如果你是打工仔,也肯定是高級的。」他笑了:「多謝誇獎,外地人不好混啊,如果能經常碰上像您這樣的好人,那就好了。」

不知怎的,我越來越開心了。他又問:「你附近有合適的房子嗎?我想租一套,你是本地人,比較熟悉這裡的行情,幫我問問好嗎?」「有啊!我們小區有好多房子出租呢?你要什麼樣的?」「這樣吧,我明天去你們小區看看,如果合適,我就租下來。」說著,就到了我家,我謝過韋辰後,就下了車。第二天,韋辰真的過來了,我帶他看了房子,他當時就決定租下我家對門的那一套。我這才知道,他在濟南一家大公司任職,剛調過來任分公司的總經理。

我們成了鄰居,我經常看他早出晚歸,見面後他都是很有禮貌的跟我打招呼。他忙了一段時間,也許是公司走上正軌了吧,他上下班的時間正常起來,不再那麼晚回來。一天,我在電梯里碰上他,他說感謝我幫他找到這麼好的住處,很早就想請我吃個飯,但一直沒有時間,最近忙過去了,問我現在有時間嗎,一起去吃飯。